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大浴池裸游秀

大浴池裸游秀

大浴池裸游秀

游艇上的舞台秀在温暖的大坪数的浴室里,一个放满水可以容纳两人合泡而且伸展肢体的大按摩浴缸里面,两个赤裸的肉体正在享受着温暖的泡澡的温馨乐趣。浴缸里面一个身材姣好、皮肤如牛奶般白皙柔顺的女子,正躺在一个身材微胖短小的男子怀中。女孩身上满满都是泡沫,而男子还仍然不断地搓弄着那丰满的酥胸,这动作已经是爱抚调情而大过于洗涤身体了。女孩被逗弄得娇喘连连,突然男子的右手,探入了女孩在水面下的肉穴,食中两指一下子就抠了进去,女孩「喔!」的娇喘了出声,她似乎再也受不了了,回头和身后的男子接吻起来,舌头不断地交缠交换着唾液,久久才分开。男子把一边把抠弄完嫩穴的两个手指轻轻的探入了女孩的口中,女孩也顺从地让男子用手指进出抽送着自己的小嘴,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在女孩动人的肉体上到处游走。「学妹……佳祺学妹,你今天好像特别有感觉,还没有干你就这么湿了!」这男子正是女友佳祺的学长蔡头,而女孩正是我的女友佳祺。佳祺的嘴没有闲着,吸吮着着学长的手指,对于学长的调侃也只是瞪了菜头一眼。「学妹,刚刚你帮我吹箫的时候,你男朋友打电话找你干嘛?不是说好你来我家的时候,不要接他的电话吗?你这样把我当什么呀?」菜头突然有点吃醋的说。「我……我本来传讯给男友说,明天一大早要去打工,有个Case是作招待的,大概要几天后才会回去,今天先待在……待在学校宿舍不回去了。刚刚是我男友回我电话说要我多注意健康安全之类的啦!」佳祺在和学长解释和我的通话内容。女友和我说有个当招待的Case要去游轮上几天,我正逢业务正忙碌,也不疑有他。「那我不是有好多天也见不到你吗?学妹……」菜头有点依依不舍地眷恋着女友的肉体,不停地抚摸。女友挣扎着推开蔡头说:「学长,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不要再弄我了,我会有感觉的。我又不是一去不回……说好今天不给你的不是吗?」「那你这几天还有和你男友做爱吗?我买给你的保险套你们用完了吗?不够要再补唷!」菜头还是有点吃味的问。「讨厌呢……还剩很多啦!你买那么大盒给我干嘛?」佳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还有就好,不够的话要买唷!不管怎样,要记得曾答应我的,你和男友做爱都要全程戴套唷!从现在开始只有让我射进去的,只有我能搞大你肚子,知道吗?」「好啦好啦……学长你很啰唆耶!真是的……」佳祺别过头去不好意思看菜头。菜头强忍坚挺的肉棒和满溢而出的欲望,将双手暂离佳祺的肉体。端详着眼前绑着马尾和自己共浴的女孩,开始的时候,菜头只是存着想品尝这学妹风骚的肉体,但这阵子下来,菜头似乎管不住自己的心,渐渐爱上了女友佳祺了,这件事情也是事后我才渐渐明白。菜头的心意逐渐趋使他做出了个决定!菜头趁着佳祺还在浴缸里将身上的泡沫冲掉的时候,悄悄地从藏在水槽里的一个木盒子打开,拿出来一个闪亮亮的东西,然后把佳祺翻过来正对的自己,用很诚恳的语气说:「学妹……喔不……佳祺,这是我……我拿我存款买的一个钻戒,我……我爱你……我希望你可以嫁给我!好吗?」佳祺吃了一惊,看着眼前的菜头学长拿着一颗看似价值不斐的钻戒对自己求婚,不由得吓了一跳,支支吾吾的答不出话来,良久才勉强挤出一句话说:「学长,这个……这个……我有男朋友的……况且……你突然要我答应,我……这么重大的决定,似乎……似乎太突然了吧?」菜头拉起佳祺的手,轻轻的扳开她的手掌,找到了无名指,缓缓地将戒指套上,说:「我知道你有男朋友,可是……可是我们也有了亲密的关系,你还答应我可以内射,连你男朋友也还没有过。我想,我有权利公平竞争去争取属于我的幸福。我没有要你马上答应,但是请你先收下我的戒指,认真考虑一下,假如一个月后你没有脱下戒指,就代表你答应我了,我们马上结婚,可以吗?这个月期间你就不要把戒指拿下来,认真的考虑一下好吗?」佳祺端详起套在手中的戒指,情不自禁地迷惑起来,看着菜头这样认真的表情,不自觉地摸了摸菜头的脸说:「学长,哪有人在浴缸里面泡澡的时候求婚的啦!嘻嘻,我答应你,会考虑一下的,一个月后我再给你答覆吧!」菜头一听,觉得佳祺没有马上拒绝自己,也同意考虑,不由得喜出望外,一把抱住佳祺就要吻上去。佳祺顽皮地别过脸去,用手抵住蔡头的胸口,笑着说:「学长,别以为我戴了你的戒指就觉得我是你的人了,还早呢!今天绝对不给你就不给你!」看着菜头一脸错愕失望的表情,佳祺伸出套了戒指的左手在水面下缓缓地帮蔡头套弄着硕大的肉棒,用妖媚的眼神和语调说:「但是,学长,只有今天我是你的,除了不能做爱以外,什么都由你,好吗?」说完就把菜头扶起来站在浴缸边,佳祺自己就缓缓地跪了下来,双手捧住那双硕大的乳房,夹住了蔡头的肉棒在搓弄着……************七月是个炎热的季节,佳祺和美君赶到嘉义港口的时候,一艘有着六层甲板的豪华私人游艇正泊在港口等着出海。甲板上散散落落或站或躺或坐着一群大约二十来人已经登艇了,远望过去杨老板穿着海滩裤赤裸着上身正忙着在船上吩咐船员招待客人的事情。两人匆匆赶到了登船的舱口,看到一个男子站在舱口等着两人,「对不起,来晚了。我是佳祺,他是美君,没有耽误到大家吧?」佳祺抱歉地说。男子眼神贼溜溜的上上下下打量着两人,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操着一口不纯正的中文说:「不会,你们两个来得正好,客人们都在等待着两位呢!上船之前,我先交代一下杨老板的吩咐,请你们遵照。并且一旦出海,也请两位绝对要按照吩咐规矩来,以免怠慢客人,知道吗?」两人对望了一眼,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男子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着有奇怪腔调的中文,推测应该不是本国人,男子继续说:「因为客人重隐私,请你们不得带任何通讯器材以及私人物品上船,请两位把所有的行李和身上所有的衣服脱下来,换上我们准备的服装,东西通通交出来给我们保管,身上所有的随身衣物和饰品都得脱下来,等你们回港后一并还给你们。」说完之后,男子拿给两人各一个塑胶袋子,佳琪和美君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件三点式的绑带比基尼,少少的布料,只能刚好遮住重要的三点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是细绳绑带处理,裸露程度可比写真女星一般。佳琪那件是火辣辣的艳红色,而美君那件则是性感诱人的黑色。两人尴尬的对看一眼,正不知道该怎样处理时,男子又说话了:「上船的宾客也都换上了泳装和海滩裤,我们游艇上面还有泳池SPA 等等,希望大家可以欢渡一下夏日的假期,两位身为老板招待客人的服务员,也希望遵守规矩。请两位尽快更衣,不要耽误大家开船时间!」佳琪和美君听到是杨董的规定,只好拿着各自的比基尼去更衣了。美君知道上船之后,恐怕身上再也藏不下任何东西了,趁着这时候,偷偷的用手机传了一个简讯,告知她现在的位置还有船上的情况,而这封简讯却是送到了我的手机里面。原来我对于杨董秘密找我女友佳祺作招待的事情已经起疑了,基于和美君的私交,我在佳祺和杨董碰头前就偷偷委托了美君的事务所帮我调查杨董的底细,还有委托美君查出杨董对佳祺的把柄,并且协助女友摆脱他的纠缠。而事后美君为了顺利潜入杨董的生日宴,假意装作不知情的和女友面谈,又趁机制造机会接近杨董,取得杨董的信任,最后才得以和女友两人以招待的身份进入宴会,只是过程中美君却不得已损失了处女身,但是基于专业还是继续潜入调查。而美君发的这封简讯,却得以让我埋伏在美君上船地点的附近,找到了杨董的邮轮位置。这时候我也趁着轮船尚未开航前,偷偷的闪过守卫船员的视线,躲到船公司的员工舱里面,偷了件工作人员的工作服装换上去,并且压低帽子躲在轮机房以及清洁工作舱里面。因为这次的宴会,来来去去的征了不少临时工,一时之间并没有人发现我的存在,而我正好可以等待时机,趁开船之后再换衣服潜入上方的宾客的房间或宴会甲板。过不多久,两人换完了衣服后,身上除了刚才杨董给的那套比基尼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一样东西了。美君端详着自己在镜子中的样子,从背后看,两个性感的娇娃几乎只剩下几条细细的绳子绑着,整个背部和臀部都毫无遮掩的露了出来,而正面也没好到哪里去,只有一点点罩杯的设计遮掩不住两人丰满的身材,而三角裤的部份也刚好遮住那三角地带而已。美君低声的问佳琪说:「这样子……有穿和没穿差不了多少耶!」佳琪轻轻的碰了碰美君,说:「依我看,他们巴不得我们根本就没穿!认了吧!」那名男子看两人换好了衣服后,于是命令两人肩并肩的抬头挺胸站立在甲板上,双手紧贴大腿,就好像两个女大兵一样。只见两个美得有如天仙的青春少女,穿着着布料极少的绑带比基尼,穿红色的佳祺比较高大丰满,小小的罩杯装不下的丰满胸部的部份就大方的挺在众人的眼光之下;而穿黑色的美君虽然较矮小,但是健康的小麦色肤色配上坚挺而丰满的胸部和修长的双腿,比例好得令人窒息。男子满意地点点头说:「还有什么问题吗?趁现在问问吧!」美君连忙问说:「请问一下,那我们的行李都被拿走,请问我这几天的换洗衣物怎么办呢?」男子笑笑的说:「基本上两位这几天只能穿着我们提供给你的这身泳衣,要洗要晒或者是不穿都随便,只是不能再穿别的衣物了,就算是你们的制服吧!」两人对看了一眼,然后佳琪又问说:「那……请问我们两个人分在同一个房间吗?」那名男子说:「你们两位住在哪里不确定,基本上两位是没有分配房间的,要看当日两位轮到和哪位客人同宿而定,决定的规则由杨董事长安排。好了,时间不早了,两位通过检查之后就可以上船了。」当两人正要上船的时候,突然安检的男子抓住了佳琪的左手说:「这个是什么?」佳琪看了看手上正好戴着蔡头的求婚戒指,于是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这是……这是我……我学长向我求婚的婚戒,不知道这东西可以带上船吗?因为价格满贵重的,而且……而且要是不见了的话,我到时候也不好和对方交代,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男子拿起对讲机说:「我得请示一下杨老板。」过不多久,男子回来和佳琪说:「戒指就让你戴上去吧!但是杨老板有个条件,」说着拿出一个金属的项圈说:「请你配戴这个东西作为交换条件吧!」佳琪对那东西再熟悉也不过,那就是在泰国自己配戴过一次的奴隶圈,戴上去后,没有杨董的钥匙就绝对拿不下来的特制金属项圈。佳琪也明白杨董要表达的意思,既然要接受交换条件,就是代表这次行程,自己将由原本服务员的身份降阶为奴隶的意思,必须抛弃肉体的自主权,这点佳琪再明白也不过。「这是杨老板的意思,希望你配合。」男子不等佳祺犹豫,就把佳祺的头发撩起来露出了雪白的脖子,将项圈套在佳祺的脖子上,再把卡榫牢牢的固定住,之后满意地说:「好了,你从现在起就是最低贱的奴隶了!顺便告诉你,杨老板说这次你专属的项圈是没有钥匙的,希望你可以早点适应你的新配件和身份。」佳祺听到了这次套上的竟然没办法打开,不自禁地全身震动了一下,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却又讲不出来。男子说:「那就跟着我来吧!你们的工作要开始了。」

猜你喜欢